2018年05月16日 浏览量:12 来源: 作者: 许霞
?
?
? ? ? 没有太多奢望,给我二十平米空间,容纳一床、一桌、一椅、一琴、一电脑、一摞佛经,于心足矣!
?
? ? ? 墙上有画,一系四尺水墨“高山流水”,竖垂正壁;一系小幅彩墨“岁寒三友”,横悬床头。二者皆款印“甲午年许某”,颇见瑕疵,为本人涂鸦是也。但,着实欢喜。从学校下班,跋过尘土飞扬的数百米“长途”,走进寥落的电梯间,冉冉升上十楼,步入名为“荷塘月色”的淡绿窗帘所隔绝出的这一片幽清,浑身燥热顿然退却,但觉心下一派阴凉、澄静。
?
? ? ?喜欢坐在山水画前,轻叩琴弦。《高山流水》、《春江花月夜》、《倚秋》、《寒鸦戏水》等曲目几乎是每日必弹。高山之巍峨,流水之多变,春江之旖旎,波光之频泛,秋气之萧瑟,无一不在心间投影,于指间流淌。我喜欢一个人的寂寞,那种略带清冷,而又甜沁的忧伤。无需他人会得,一个人的体会,沉浸着就行。如同中秋之夜倒映于水底的月影,固然冰冷、苍白,却也润洁、澄澈,舍此无有这份沉静,与怡然。无需言语,静静地,默然相对就行。
?
? ? ?或许会倦,有时会累。倦了,累了,一抬头,就瞅见那迎着微风轻轻招展的落地窗帘。幽幽的圆月透过依稀的柳条,将皎洁的月光洒在一片疏密相间的荷塘上。很写意的绿叶、绿花、绿实,令人想起“月上柳梢头”的浪漫温馨,令人想起《荷塘月色》的凄清迷蒙,令人想起——家乡木门前的那一方菱叶频泛的荷塘,以及荷塘里纵篙飞舟的喧哗。于是,欣然自喜,忍不住起身,轻拢帘幅,细推玻璃门。窗外楼群蓦收眼底、顿蹑足下。一中的“水分子游泳馆”几个醒目的大红字一直闪进心底。或许,窗外的世界,唯此几字可以真正略启心扉。霓虹漫溢处,不乏我之身影。但若问此一心,它永远留在窗内,躲在窗帘的背后,冷冷地观察着这一切,幽幽地沉思,轻轻地叹息,浅浅地伤感。也许,那,真的不再仅仅于己相关。可是我,说不出,道不明。也许,我更愿意去沉浸在绘画中冥想一个人的艺术世界。
?
? ? ?我喜欢伏在书案前,犹喜桌上那个棕色檀木笔架,鼻间嗅着一得阁墨汁散发出的淡淡芬芳,手挥湖笔,于净皮生宣上皴擦点染山水,那实是难得的享受。我素喜国画,又喜国画中的写意水墨,又更喜写意中的水墨山水。皆因写意者,写心犹彰其意。大凡万物,一经着墨,必染主观情趣。至若那国画中之工笔、西方之油画,则私以为多少要为摄影机抢去不少风头。写意则不然,那份对主观情感的自我体察,总能通过诗、经由画、缘于字,泼洒得那般个性十足、酣畅淋漓,而神采飞扬。纵然忧伤,纵然落魄,也是置之宇宙犹能舍我其谁的跋扈,令人三分气恼,七分暗赞。
?
? ? ?回首几千年的中国文明史——与其说是文明史,还不如说是文人史——自屈原《离骚》始,文人的身影即晃荡了每一角落,忧伤与叹息,零落了一地,而后流入歌吟,化为诗篇,与史共青。西方的文明足迹中,则所多的是政治家的演讲,科学家的宣言。纵然是文学家的呻吟,也多少透着更多的浪漫与悲壮,那好像——是属于雄狮的低吼,哀沉、却犹自回荡不绝,那是从最初的战争中来,从《荷马史诗》、从《俄狄浦斯王》的悲壮中来。他们的影响是现世的。而中国文人,注定了更多的,只有赢得身后名。“浴乎沂,风乎舞雩”的闲情逸致,曾点在期盼,王维在跷首,苏轼在寻觅,张爱玲在挣扎,余秋雨在回望。而我,还在迷茫……
? ? ?——那份诗意的栖居,究竟是一众自赏的孤芳,还是一种堂皇的自欺?
?
? ? ?没有人回答。
?
? ? ?窗外的车水马龙不能,足下的灯红酒绿不能,就连远处的椰风海韵,亦不能——事实上,我不相信任何人的回答。与其倾听种种的理性分析与解说,我情愿一个人默默地感伤,哪怕会冷,哪怕会痛,哪怕会——
? ? ?令人黯然魂销!在四月的雨霏里,在斗室凄清的灯影里。
  • 责任编辑:秦 俊
  • 审  稿:李 辉
  • 签  发:姚 伟
百家乐导航 真钱手机游戏 网上信誉赌场 网络博彩公司 网络博彩公司 网上现金斗地主
牛牛赌博 澳门百家乐 牛牛赌博 亚洲博彩十大网站排名 太阳城现金网 澳门网上百家乐
www.527sun.com www.2346msc.com www.sun356.com www.177tyc.com www.sb5562.com www.8802msc.com
www.sun1858.com www.msc886.com www.sun794.com www.2345msc.com www.071suncity.com www.sb9088.com